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回复: 0

我的幽灵女友[上篇]

[复制链接]

5792

主题

5792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7410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的幽灵女友[上篇]
      
   
      
      
    我回到宿舍的时候,刚好熄灯。几个室友除了陪女友的,剩下的都包夜去了,只剩下我孤零零一个人。我把门插好,便从床下摸出一截蜡烛来,虽然学校三令五申不准在宿舍点明火,我这支蜡烛到底是逃过几次劫难,幸存下来。
      
    肚子又有意见了,一阵阵的唱歌、吹口哨,我把唯一的一包泡面泡好,那口水倒要流干了。
      
    昏黄的烛光映着如饿狼般吞食泡面的我,被我不经意看了一眼,心里顿时凉了半截。我把镜子拿在手里,借着昏暗的光照了照朴实平凡的脸,心下叹气,想我这般有内涵的人怎么就没女朋友哪,“上苍,你对我不公啊。”我大喊出声。窗外一片死寂,睡下的一帮懒鬼竟没人骂娘了,奇怪。
      
    我站在窗前,伸手所触,竟已落雨,颇有越下越大之势。虽已入秋,天气倒未变冷,只是一阵风吹来,把身着短衫的我吹的心魂具散。蜡烛受风一吹,烛光摇曳,满室昏黑,关窗之时,一片秋叶恰巧落在额上罩住双眼,又一阵风吹来,比刚才的竟阴冷了几分。
      
    转过身正准备上床睡觉,却发现一个白衣女子竟端坐在我刚刚吃泡面的地方。我想自己真是昏了头,连白衣女子都幻想出来了,怎么不幻想出来一个比基尼女郎哪?心头暗笑自己,又不由的抬手去擦眼睛要看的清楚一些。“啊,”我突然觉得我去唱高音蛮合适的,此刻却没这份心境。在我刚刚吃泡面的地方果然端坐着一个白衣女子。
      
    上帝啊,难道因为我的一时冲动所说的话,你就要惩罚我吗,我可不想死啊。想到这,我不胜惶恐起来,如此美丽的世界,我可不想这么早离开,虽然它受到了严重的污染。重要的是我还没真正享受过人生,老天也太无情了。
      
    我在嚎了一嗓子之后就不敢大喘气了,生怕她奈不住性子把我先吃了,要么,玩弄片刻也可换的片刻偷生,如此念头一冒出来,脸先红了,羞愧的恨不得开了窗子跳下去。
      
    “你的白殿风症状明显不脸怎么红了?”只听那个白衣女子温柔中带着甜味的话语飘到了耳朵里。
      
    “啊!”我要疯了,这鬼的第一句话竟然是“你的脸怎么红了?”
      
    白衣女子,不,白衣女鬼站了起来,看样子是要向我走来。“你不要过来,不然,不然,我、我……”我紧抓住窗户上的铁丝,做势要跳,竟吓住了女鬼。“你别乱来,我不是有意吓你的。”我诧异的看了看她,昏黄的灯光下浮现出一张清秀白皙的脸。
      
    “你到底是人是鬼啊。”我惧意未消的问。
      
    白衣女鬼的第一句话让我改变了最初的恐惧,心里虽对她的神秘出现犯疑,却巴不得希望她是个人,或者是个好鬼吧。
      
    白衣女鬼身子顿了一下,清秀白皙的脸又埋到了阴影里,缓缓而忧郁的说:“我是鬼,是个可怜鬼。”话音里竟然带着哭泣的味道,刹那间把我的心揪的紧紧的。
      
    “你不要哭啊,我可没有欺负你啊。”我放开抓住铁丝的手,往前走了几步,几乎要和她很近的接触了,这时又意识到自己面对的是个鬼,虽然是个蛮漂亮的女鬼。
      
    她又抬起了头,白皙的脸上果然挂着几点泪珠,若雨后梨花,楚楚动人。
      
    我不由的看呆了,光棍的心思谁能明白啊。虽然心里的恐惧仍在,但爱美之心使的双眼光芒炽烈。直看的那女鬼双颊红透,羞涩地又低下头去。我发现自己的色狼本性快完全暴露了,忙不迭的咳嗽几声,掩饰自己的尴尬。
      
    她被我不和谐的咳嗽声惊动,一脸娇羞的看着我,眼神似在问我是否不舒服。我故作镇定地说:“没事,没事,可以谈谈你自己的事吗?”显然这才是我的目的,提法较之他人仍委婉了许多,没有猴急问你住在哪儿?手机号多少啊什么的?脸上还带着欠揍的表情。对于一个异类,我应该保持人的礼节和仪态,毕竟我不知道她出现在我面前为了什么,此遭是福是祸?
      
    白衣女鬼怔怔地看着我,脸上的表情时而忧伤时而痛苦时而充满了期待憧憬。风从窗子的缝隙冲进屋子,烛光摇曳,她白色的连衣裙一阵舞动,又无力垂下。
      
    她好象被魔障住了,毫无血色的唇慢慢吐出一串音符,似古老的诅咒,从地狱响起。
      
    “我叫杨睫,比你大两届,是艺术学院古筝专业的学生。我还是月神丝萝忒斯的信徒。”她的话说到这里,停了一下,微微闭上了眼睫,我发现她的睫毛很美丽。
      
    “你听说过《凤求凰》这支曲子吗?”她睁开眼,语气中带着酸涩问我。
      
    我点了头道:“就是司马相如弹给卓文君听的那支吧。”
      
    “是的,”她顿了顿,接着道:“我从小就学习古琴、古筝,在这方面很有天赋,但是《凤求凰》这支曲子,我无论怎么弹也弹不好,直到我遇见了他。”说到这,她的眉头紧皱起来,变的咬牙切齿,忽然又柔情满溢,爱恨两难。
      
    “我考进这所学校,我的父母都很高兴,可是他们不知道,他们的女儿却因此失掉了最宝贵的东西。开学的第一节课是辅导员上的,我们全班女生身上有白癜风怎么办及保护都没有想到辅导员会是一个英俊潇洒的博士,一下子都疯狂了。”她的声音越来越低,语气阴郁,情绪复杂,说着说着就会楞神。
      
    “我记得,那天下着小雨,专治白癜风的医院告知是否可用偏方练习室里只有我一个人。《凤求凰》我练了无数遍,还是找不到感觉,练着练着就想到了他。”杨睫一脸的迷茫,“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又痛苦的摇了摇头,飘逸的长发诡异的散开。
      
    “当我准备再弹一次的时候,他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他的确是突然出现的。他对我微微的笑笑,在我对面坐下,轻轻的闭上了眼睛,慢慢的弹起了那支《凤求凰》。”杨睫陷入沉思,美丽的睫毛一闪一闪,我的心却莫名的抽痛起来。
      
    “我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的看着他,他的脸,他的眉,他的唇,是那么的有男子气概。我看着他突然前所未有的明白和幸福,原来,《凤求凰》应该是两个相爱的人在一起,由英俊的男给美丽的女子听的。那一刻,我知道我、、爱上、、他、、了。”杨睫再次陷入沉思。
      
    “幸福为什么会这么短暂?我不明白,我到底是做错了什么?他为什么会看上别的女孩,他说过在他心中,我是最美丽的。”我自然听出了其中的曲折意味,脱口说道:“男人就喜欢花言巧语骗女孩子,没一个好东西。”话一出口就后悔起来,自己也是男人啊,登时尴尬极了。杨睫若有所思的看着我缓缓的说:“你真好。”
      
    “还是在那间练习室,吃过晚饭,我一个人心情不太好就去练琴。平时都是我一个人去的,没有外人,今天我却发现,那间练习室的门不知被谁反锁着。我凑到窗子上去看,里面有灯光的。我看到、、、”杨睫面色惨白,唇角抽动,眼前好象又会到了那天夜里。
      
    透过窗子的缝隙,杨睫看到辅导员赤着身子和一个女生在行苟合之事,沉重的呼吸和刻意压制的呻吟不断传来。杨睫如被焦雷击中,眼前的一切让她彻底的崩溃了。
      
    本来还对辅导员的所作所为心有芥蒂的她,如今方了解白癫疯能不能治好明白自己的一切都是一厢情愿。耳边又响起辅导员想强行和她发生关系时,被她激烈拒绝后的冷嘲热讽:“装什么纯啊,贱货。”
      
    杨睫泪如雨下,跌跌撞撞跑上了最近的教学楼的顶层。
      
    这一夜,月色如水,孤独的杨睫立在楼顶心魂俱碎,万念俱灰,惟有绵绵情泪滚滚而下。面对无垠夜空,月神丝萝忒斯的神谕涌到心头,“人啊,你所承载的原罪,将会从你的子孙中得到救赎,男人和女人各负担一半,相信我伟大无上的父神可以审判和拯救你的灵魂,让你升入雪白的天国,远离污秽的尘世。”
      
    杨睫用纤细的双手接着滚落的泪水把最后的遗言告诉万能的月神丝萝忒斯:“我将以我清白的灵魂作为献礼,向我的守护神月神丝萝忒斯致祭。我诅咒这个背叛了爱情的罪人,我要以我的死亡为代价来完成我的诅咒,让他堕落的灵魂永远沦陷在黑色地狱受苦。”
      
    杨睫长久的沉默了,如黑色瀑布般的长发披散在她柔弱的双肩。窗外的雨在宣泄了一阵后也淅淅沥沥的停止了,一如杨睫的沉默。
      
    我深深的沉思着,为那个男人而觉得的羞耻,为她的悲惨遭遇而难过着。“我可以帮你做些什么哪?”我缓缓地说。心里已经把那个男人恨的个底朝天,甚至想杀了他,是的,只有杀了他,才可以为这个因爱受伤且导致死亡的无辜女孩报仇。我浑身热血上涌,平时看的武侠书所灌输的侠义精神一下子爆发了。
      
    她似乎听到了我的怦然心动,看着我欲言又止。
      
    半晌她说:“你知道我为什么出现在你的面前吗?”是啊,我一直疑惑着,看着她,颇急切的期待她说下去。“因为你是月神丝萝忒斯告诉我的可以为我复仇的人,更重要的是     
    杨睫直盯着我,幽蓝的双眸在烛光里闪烁,“我会以我的爱情来报答你的。”我瞠目愕然。
      
    “他叫什么名字?”我下定了决心。
      
    爱情,那可是可以让人为之拼命的东西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omsenz Inc.

GMT+8, 2019-8-19 07:57 , Processed in 1.209637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